朋友在MSN那端問我爬皇帝殿的感想~
我在這端驚訝著原來她上個週末和先生回宜蘭了~
她感概的說著不經過討論商量的先生決定再買一張摺疊床給公婆 ,放在他們原本就已經不太大卻又塞滿東西的房子裡
舊的摺疊床是四呎的,先生強硬的要買五呎的新床 
而五呎的床在摺疊之後,明顯的妨礙通道。  

原本的摺疊床呢?我問
她說:應該是要搬回宜蘭吧!!
那幹麻再買新的呢?
可能是婆婆嫌不好睡吧!!(是她猜的)

公婆一年上台北二三趟...專屬他們的摺疊床卻一年365天的佔著他們的房子的空間  
她很想表達不滿的情緒,卻忍下來了。 
她懊惱自己該不該表達心裡真正的想法   
卻覺得一說出來會立即被冠上不孝二字 
不說出來在心裡覺得很悶   
更悶的是,家裡的開銷分成共有和私有,私有即私人出錢,共有即二人分攤,而這張價值二萬元的摺疊床,屬於共有。  
  
她說這件事她從頭到尾唯一的參予就是和先生去看做床的工廠
那也是她開始知道要買床這件事。
種種不想買新床的理由,她說不出口。
而讓她最不開心的是,去參觀工廠時,先生態度強硬,絲毫沒有任何商量的空間。

她無奈的說~
她的小叔,先生的弟弟,把公婆家的房子拿去抵押做投資。
她完全不知道他們拿去投資了什麼,只知道他們炫耀著有16%的高利潤
如果有這麼好的報酬,照顧公婆的錢,為何不多拿一點出來呢?
在這不景氣的年代,有6%就可以開心了,16%是何等高的投資報酬阿~
可她仍是擔心著:如果投資失利呢??公婆要住哪呢??
  
她想反對小叔把公婆的房屋拿去底押做投資,卻~開不了口。 
家人沒人反對。 
而她,對他們來說,畢竟是個外人。    
可是如果不幸的,投資真的失利,公婆真的沒地方住時。
她悠悠的說:我想,那時我就一定是內人....
哈~我忍不住笑出來~

當初他們買房子時,先生理所當然的要求一定要有多個房間留給公婆。   
而小叔他們現在準備購屋,卻怎麼看都是一房一廳的房子。
為何沒有想到公婆呢...她不了解孝順到底要怎麼定義~ 
一切只希望他們的投資是順利的。 

我在MSN的這頭,開始憂心沖沖~
這些也許只是冰山一角的家務事,卻有點壓著我喘不過氣來~
她先生婚前一直是好男人代表,他們的共結連理,是當初我所的看好的。
可是,怎麼一遇上家族繁瑣的雜事,就不再是令我羨慕的婚姻了....


Vic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