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花小姐聊到生命的意義價值及目的~
提及自己的茫然及慌亂,無所適從。
她認真的和我提到信仰~
 
 
我不是無神論者,我相信信仰有其必要性,
不論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,至少有心靈有約束力~
宗教的教義或教條對我而言並不重要,
良心善心才是我最原始的信仰~
 

Vic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